当前位置:首页 > 谷水论道 > 正文内容

《春秋左传》中的袲地

laozi3个月前 (05-03)谷水论道251

1714702898094.jpg

春秋·桓十五年 

祭仲专,郑伯患之,使其婿雍纠杀之。将享诸郊。雍姬知之,谓其母曰:「父与夫孰亲?」其母曰:「人尽夫也,父一而已,胡可比也?」

遂告祭仲曰:「雍氏舍其室而将享子于郊,吾惑之,以告。」祭仲杀雍纠,尸诸周氏之汪。公载以出,曰:「谋及妇人,宜其死也。」夏,厉公出奔蔡。

冬,会于袲,谋伐郑,将纳厉公也,弗克而还。

太子忽成了郑昭公之后,祭仲被宋国骗过去,宋庄公要求他立宋国的外甥公子突做郑君,祭仲立刻就叛变了郑昭公。回到郑国就撵走了郑昭公,立了郑厉公。

对于郑厉公来说,祭仲是权臣。祭仲大权在握,威胁到了郑厉公的利益。所以,郑厉公像让雍纠杀了祭仲。雍纠又是祭仲的女婿,就把郑厉公的计划告诉了老婆。雍纠的女婿,祭仲的闺女,就回娘家问老妈:“爸爸和丈夫,哪个更重要?”于是,就有了“人尽可夫”的成语。祭仲的闺女就站在了老爸这边。祭仲就杀死了雍纠。郑厉公用车拉着雍纠的尸体仓皇出逃,郑厉公说:”大事和妇女商量,死的活该“,夏天逃到蔡国。一个大臣,能逼走君主,不折不扣的的权臣。郑厉公流亡在外17年后,再度复位。

诸侯听到郑厉公出逃,就要讨伐郑国。桓十五年冬季,鲁桓公、宋庄公、卫惠公、陈庄公在袲地会见,策划进攻郑国,以便护送郑厉公回国。可是战争失败了,军队各自回国。

后汉书-南朝宋-范蔚宗 《志》第二十 

相,(左传桓十五年会于袲,杜预曰在县西南。一名荦。)

大清一统志-清-和珅 卷四十二

古袲亭(在宿州西左传桓/公十五年公会宋)(公卫侯于袲注相/县西南有古袲亭)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老子故里•安徽涡阳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aoziguli.cn/2024/05/125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