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谷水论道 > 正文内容

元至顺三年张起岩《天静宫兴造碑》碑文

laozi3年前 (2021-10-07)谷水论道1898

微信截图_20210531220625.png

微信截图_20211007112258.png

天静宫兴造碑碑文

(元-张起岩)

自汉氏尚黄老,而老氏之教盛太史公叙九流,于道家极称与。加以时君有好之者,其教日盛 一日。唐推老君爲祖,加号圣祖大道玄元皇帝。宋亦以其祖列于上真,又上册宝于太清宫,加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之号。由是宫观徧乎寓县,簪裳错乎民编,而其教益盛。近世全真氏出,恢以大业,是者又自分其派爲四五,衍爲六七,盖咸本乎老氏。则夫所自出之地,缔构崇饰,固宜矣。

余自翰林丁内艰,家居济南。天静宫道士牛志春涉河而来,致提点刘道广之辞曰:“天静宫,老君所生之地也。我师徒经营三纪,视它所爲雄丽。惟是文诸石以纪其成者尚阙,敢请志之。”志春,余华不注里人。跋涉千里者再,嘉其勤,不容辞。谨按:宫在城父之福甯镇东南,去亳郡四舍,南距涡水二里,下临雉水。世传老子在妊,有星突流于园,既而降诞,则天静之基旧矣。然其经始,他无所考,独天禧二年盛度所譔碑,文漫灭不可读,而铭半存。三班借职王宗彦、同监修官、亳之守臣、监修者,名衔在焉,盖奉敕爲之也。荐燬于兵,荡无遗者。

皇元奄有区夏,太祖圣武皇帝以仁民立心,于时邱长春之说,与神武不杀有默契者,而道教益以盛。积以岁月,昔之摧毁者寖复其旧,故天静宫之兴造,日新月盛,是殆有数存乎其间也!殿即旧址爲二,一位三清,一位太上老君。前三其门,后丈其室。监坛二师,灵官有堂,斋诵有所,钟有楼,井有亭,道士有区舍,至于庖库庾廐,靡不毕具,旅楹无虑百余。又有流星园之圣母殿、玉龟山、太霄宫之别馆,尚不计也。规其近地,爲旅邸、果园、蔬圃,以给日用,履田三千亩爲永业,而食其中者几千指。呜呼,主张维持是者亦云勤矣。

尝观《道德篇》,有“贵大患若身、道德无名、不敢爲天下先”之言,又有“不矜、不伐、不争、不自是、不自见”之言。庄周祖老氏者,其言曰:“虚静恬淡,寂寞无爲者,万物之本也。”夫以爰清爰静,退让无我,而身与名宜若外物矣,尚爲是争先矜衒也哉?然而爲其徒者,必大其宫室,尊其称谓,土木之工,金碧之饰,不少逊于浮屠氏,似与老庄立言之旨相左。而此以爲,不如是不足以尊其教也。今夫臣焉而怠其事,子焉而隳其职,视官守世业如传舍者多矣。况乎以诸方云水之偶合能一意乎?报本反始,而迄溃于成,是则可尚也已。

铭曰:大道浑沦,孰知其然。粤惟老氏,妙探其源。何以验之,有言五千。谁其则之,犹龙在天。爲于无爲,玄之又玄。岿然其宫,涡水之壖。缅惟厥初,流光是园。祥发诞弥,赫灵千年。自古在昔,尊崇云极。朝享不违,奉承无斁。秘殿耽耽,长廊翼翼。文彩辉辉,周墉屹屹。礼折九重,诚倾万室。璇霄企圣,翠华驻驆。青瑶勒铭,鸿休煊赫。劫火荐经,荡焉无迹。破荒起废,谅自有时。涂榛级夷,曰翦曰治。手胼足胝,始垣以基。乃殿乃宇,乃庑乃祠。斋庖库庾,经构靡遗。烝徒景从,爲国祝釐。归美君恩,报本在兹。勖尔朋簪,昭哉嗣徽。提点刘道广等立石  至顺三年十有一月吉日

译文

自从汉代崇尚黄老之术,老子学说盛行于世。司马迁撰写《史记》,对于道家学说极为称许。以后历代喜好老子学说的人越来越多,中华道教也日盛一日。李唐王朝追任老子为始祖,给圣祖老子追封大道玄元皇帝。宋代也是对老子极为尊崇,把册宝供奉在老子故里太清宫,并加封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之号。因此,国内各州县遍布老子宫观,穿戴道服的道人在民间多见。近代道教全真派弘扬道统,其下又分有若干支派,都是以老子为祖。因此,在老子出生之地,建造气势恢宏的宫殿,是非常合适的。

我在翰林任上遭母丧,回家守孝住在济南。天静宫道士牛志春渡过黄河前来,转达亳州提点刘道广之言说:“天静宫是老君所生的地方,我们师徒经营三十多年,建筑比其他地方雄伟壮丽。只是在石上用文字记述其历史还空缺着。冒昧地请您记述。”牛志春是我同乡里华不注山人,两次跋涉千里而来,我赞许他的诚意和劳苦,不容推辞。

经考证查验,天静宫在城父县福宁镇东南,距离亳郡120里,南面距离涡水二里,庙前紧临雉水。世代相传,老子在母亲怀孕时,有颗流星突然落在园中,不久老子诞生下来。如此看来,天静宫的基址很古老了。天静宫从什么时候开始修建,尚待详细考证。目前只看到宋代天禧二年盛度所撰写的碑文,字迹模糊无法读通。然而碑刻铭文有一半还在,上面刻有武官王宗彦、同监修官、亳州地方长官监修的姓名与官衔,证明是奉皇帝命令修的。不过,宋代修建的宫殿屡次毁于战火,当下已荡然无存了。

皇元统一中国,太祖圣武皇帝以爱民为本。当年道首丘长春劝说太祖不嗜杀人,太祖和他心意暗相契合,从此道教更加兴盛。经过多年努力,从前被摧毁的宫观,逐渐恢复旧貌。天静宫的兴造日新月异,冥冥之中,这是有定数存在其中的。当下老子大殿在旧址上重建,一设神位三清,一设神位太上老君,前开三个大门,后有丈宽内室,监护神坛的有二师;灵官有殿堂,吃斋念经有处所,钟有楼房,井有亭子,道士有住房,至于厨房,财库、粮仓、马厩,无不齐备;楹柱大约有一百多个,还有流星园的圣母殿,玉龟山太霄宫的别馆等等。规划出近地,做旅馆、果园、菜圃来供给日用。实地观察,大量土地三千亩做永业,靠庙产土地收入吃饭的几千人。啊!主宰维持这些产业很劳苦。曾阅《道德篇》有“貴大患若身、道德無名、不敢爲天下先”之言,又有“不矜、不伐、不爭、不自是、不自見”的话。庄周是效法老子的,他说:“虚静、恬淡、寂寞、无为是万物的根源。”他们主张清静、退让、无我,把身与名视作处物,不会为这些争先、炫耀。然而作为老子的信徒,一定要扩大他们的宫室,尊崇他们的称谓,土木的浩大工程,金碧的辉煌装饰,一点不比佛教徒逊色,这似乎与老庄立言要义相反。可是如果不这样,就够不上尊崇老子道教。如今朝中大臣懈怠自己的职务,儿子怠惰作为人子的责任。把官位职守、先人产业看作旅馆享受的人太多太多,而如行云流水一样偶然聚合在一处的道士却能尽心守道!他们受恩思报,不忘本源,终究达到成功,值得全社会尊重。特此撰写铭文如下:

大道混沌迷蒙,有谁能够了然?只有太上老子,精妙探索来源。什么用来证明?留下真言五千。是谁指明法则?犹龙风云在天。无为无所不为,变化玄之又玄。天静巍峨耸立,涡水之阳岸边。遥想远古之初,流光飞降此园。祥瑞生下贵子,显示神灵千年。从那遥远古代,尊崇达到顶点。祭祀年年不止。事奉岁岁不断。神殿高大深邃,长廊整齐绵延。文彩多么辉煌,围墙高入云天。天子折礼朝谒,万家虔诚拜见。碧空止望圣上,翠华罩着帝辇。青玉镌刻铭文,吉日车马喧阗。劫火屡烧经卷,可怜蔓草荒烟。破起荒草废墟,料想自有其年。翦去路上荆棘,除掉石级苔藓。手脚磨起老茧,淇基绕以宫垣。又是新殿新宇,又是新庑新祠。斋厨财库粮仓,构筑齐齐全全。众徒如影随从,为国祈求福安。归功君主恩德,思报不忘本源。朋辈好自努力,彰明美德为先。至顺三年十有一月吉日


未标题-1副本.jpg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老子故里•安徽涡阳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aoziguli.cn/2021/10/6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